公司简介 | 收费标准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首席律师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是安徽省内知名大所,多次获得“安徽省优秀律师事务所”、“安徽省综合实力五强律师事务所”等殊荣,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亲自颁发“2016年度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荣誉称号。 薛平律师,197...详情>>
联系我们
薛律师热线:136 9565 2276
办公地址:合肥市庐阳区濉溪路(北一环)278号财富广场首座14楼1401室
子女抚养
论子女抚养权的确定原则
时间:2017-04-13 17:04:47

      在婚姻家事案件中,子女抚养问题是一个极具关键性的焦点问题。不少父母为了取得子女抚养权,可谓绞尽脑汁,不惜付出一切代价。那么,法院在确定子女由谁抚养的问题上,究竟会考虑哪些原则呢?在此合肥家事法苑结合实际情况总结了如下九个原则:
一、核心原则: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

  对于子女抚养原则,直接的法律规定是《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而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则进一步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对子女抚养问题,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及有关法律规定,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在这其中,“根据子女的权益”,“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是法院在确定子女抚养权时考虑的首要和核心因素。子女抚养权虽是父母对其子女的一项人身权利,但无论父母如何争夺子女的抚养权,子女都不是父母的附属物,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是法院考虑子女抚养权归属的出发点,法院在考虑子女的抚养权时,都会综合考虑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条件、家庭各方面的因素和子女年龄、照顾无过错方等其他各种原则,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一切,都离不开“子女利益最大化”的核心原则。这一原则,贯穿于子女抚养权的始终,决定着所有其他原则。

  2016年4月2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召开“未成年子女抚养问题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暨典型案例提示”新闻通报会,“法官建议: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应放首位”。足以证明子女利益最大化是法院确定子女抚养权归属的核心原则。

二、依据子女年龄原则

  对于子女抚养权,《婚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哺乳期内“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则“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确定。在这里,哺乳期的长短,法律上虽没有直接规定,但根据劳动部关于《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问题解答(1989年)“本规定发布前哺乳期有十个月的,也有十八个月的,是否都应按本规定执行?答:凡哺乳(包括人工喂养)一周岁以内婴儿的女职工都应按本规定执行。”《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九条“对哺乳未满1周岁婴儿的女职工,用人单位不得延长劳动时间或者安排夜班劳动。”以及《婚姻法》第三十四条“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等规定可以确定哺乳期是指孩子出生后至孩子满一周岁期间。

  除了婚姻法规定的哺乳期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则进一步细化为根据子女两周岁以下、两周岁以上、十周岁以上不同年龄段作为考虑抚养权归属的原则:

  1、子女两周岁以下

  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母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随父方生活:

  (1)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子女不宜与其共同生活的;

  (2)有抚养条件不尽抚养义务,而父方要求子女随其生活的;

  (3)因其他原因,子女确无法随母方生活的。

  除了上述明确规定外,很多父亲可能会认为两周岁以下子女的抚养权肯定归女方,其实并不尽然。比如笔者多年前就为男方争取了两周岁以下儿子的抚养权,事因儿子出生后不久,女方在与男方争吵后就独自回娘家,留下嗷嗷待哺的儿子由男方照顾,与绝大多数母亲不同,这位母亲在回娘家时并没有把儿子一起抱走,这足以证明女方缺乏对儿子的照顾责任意识和应有的母爱,后来法院判决儿子由父亲抚养。

  2、子女两周岁以上

  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

  (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

  (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

  (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

  (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

  3、子女十周岁以上

  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

  已满十周岁的未成年子女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诉求和愿望,尊重子女的个人意愿更有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因而应考虑十周岁以上子女的意见,也即是说子女的意见很关键,子女的意见成为法院判决的重要依据,往往决定着抚养权的归属。

三、考虑双方父母的实际情况原则

  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包括经济条件、住房条件、收入、文化、学历、修养、品德、性情、对子女的照顾及亲密程度、现有生活环境等因素。良好的居住生活环境、经济环境,现有稳定的生活教育环境,较高的文化修养,高尚的道德品行,良好的性情,能给子女树立良好的榜样,给予子女较好的教育,无疑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因而,当一方的综合条件和综合素质优势明显时,则应优先考虑子女由该方抚养。

但在实践中,“唯经济论”的现象必须值得重视。我们不否认较好的经济条件和收入,会给子女较好的生活环境,但较好的经济条件和收入并不一定就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父母的思想品德和教育更为重要。《婚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基于此,即使一方的经济条件或居住条件不如对方,但在子女需要时,没有直接抚养的对方完全应当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给予子女合理的抚养费以保证子女健康成长,一方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劣势完全可以由对方给予子女的抚养费弥补,因而不能将一方的经济条件摆在太过重要的位置,直接抚养方的综合素质更为重要,经济条件不一定有利于子女利益的最大化。

 四、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

  《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在离婚时一方有以上行为的,该方就是明显的过错方。而在婚姻法规定的可以作为离婚的法定情形中“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或者违反“忠实义务”的婚外情行为,或者欺骗对方、在结婚登记时弄虚作假的,或者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其违法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一方存在上述情形之一的,在司法实践中也普遍认为该方有着一定的过错。一方有违法犯罪行为以及各种不良行为导致离婚的,因该方不具备公民遵纪守法的基本素质和良好的道德品质,不仅不能给子女树立良好的榜样,有的甚至直接给子女带来不良的影响,比如父母一方有赌博、吸毒、家庭暴力等行为,如果直接由其抚养,则极有可能给子女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日后为子女所仿效,被子女移植到他未来建立的家庭中,严重影响子女的心理健康。尤其是直接对子女实施家庭暴力的,不仅不能让其取得子女抚养权,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监护人实施家庭暴力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还要依法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另行指定监护人。因而,让过错方承担不利后果,照顾无错方,子女由无过错方抚养,就是对子女利益的最大保护。

五、不当行为得以抑止原则

  在子女抚养权争议案件中,不时存在着一方当事人为了争得子女的抚养权或存在报复心里,采用各种手段控制子女,如藏匿子女,拒绝对方联系、探视子女,或将子女私自带离甚至抢走后离开居住地,或私带子女出境等情况,此种行为严重影响子女的正常生活甚至是正常的接受教育。在实践中,也有些法官考虑到执行的压力,而无视甚至放纵一方将子女带离原居住地的行为,判决子女由带离方抚养,客观上起到了支持、怂恿抢夺子女的行为,无异于欺善怕恶,显然不利于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任何父母一方将未成年子女作为控制的私人工具,利用子女给对方设置种种障碍,不让对方探望子女或者以达到继续控制对方的目的,完全可以认定该方达不到教育子女的基本素质要求,阻止、割裂子女与父母的正常联系是不人道的,也非常不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和成长。因而,在确定子女抚养权时,对抢夺、藏匿子女、拒绝对方探视子女等不当行为必须予以禁止,并让其承担不利后果,即让抢夺、藏匿子女、拒绝对方探视子女的一方反而不能取得子女的抚养权,以达到禁止该种不当行为并警示他人的社会效果,因而应确立不当行为得以抑止原则。实际上,对于此种不当行为,法院也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行为保全的规定作出裁定,责令不当行为方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包括责令当事人移交子女或禁止其藏匿子女、私带子女出境等。

六、照顾女方原则

  十月怀胎,母子连心,母亲对子女的照料非父亲可比。母亲经过十月怀胎的辛苦和一朝分娩的痛苦生下来,孕育一个新生命是不容易的过程,那份特殊的情感恐怕也只有经过这个过程的母亲才能体会,母亲照看孩子通常更加细心周到和体贴,在照顾子女上母亲天然比父亲更有优势,因而考虑子女的抚养权时就应考虑男女双方不同的生理特征而对女方有所侧重,而适用照顾女方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五十条就明确规定“离婚时,女方因实施绝育手术或者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处理子女抚养问题,应在有利子女权益的条件下,照顾女方的合理要求。”

 七、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优先考虑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 则是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优先考虑原则的体现,但应注意这里是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在不少家庭中,子女与父母共同生活,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只是到家中协助携带,父母仍直接抚养着子女,子女并不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此时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到家中协助携带子女的事实只是可以参考的因素之一,而不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

 八、两个孩子分别抚养一个原则

  在只有一个子女的家庭中,为争得子女抚养权,父母双方可谓互不相让、各出奇招。而在有二个子女的家庭中,则一般是父母双方各抚养一个子女,这既能全面照顾到父母双方的需求,又有利于双方的联系和探视权的相互行使,容易为父母双方所接受,两个孩子分别抚养一个原则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家庭有着二个子女,本来共同生活很融洽的兄弟姐妹因父母的离异而被突然分开,二孩各抚养一个原则是否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值得深入探讨。当然,这一原则也有例外,比如在李阳与其妻子李金离婚案中,就子女抚养问题,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征求年满十周岁的长女李丽意见,李丽表示愿意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并且长期以来李金主要在家抚养三个女儿,李阳也认可李金对子女的抚养和教育付出了较多的时间和精力,因子女与李金长期共同生活,改变生活教育环境对他们的成长不利,而且李阳经常出差在外,对女儿的陪伴和照顾较少,从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最终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三个女儿均由妻子李金抚养。

 九、协议优先的原则

  《婚姻法》规定,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在有利于保护子女利益的前提下,父母双方协议轮流抚养子女的,可予准许”,允许父母双方协议轮流抚养。在不损害子女利益的前提下,上述规定均最大限度地尊重父母双方对于子女抚养问题所达成的共同协议,也即是协议优先原则。因而,必须提醒的是,在婚姻登记机关离婚登记时而依法达成的离婚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对于子女抚养所达成的条款也同样具有约束力,有的父母为了达到迅速解除不幸婚姻的目的而作出让步忍痛约定子女由对方抚养,这种做法就必须十分谨慎,因为根据协议优先原则,一旦后悔而请求变更子女抚养权,除非有法定情形,是难以得到法院支持的。

上一篇:离婚案件中涉及子女抚养权判决的裁判思路       下一篇:离婚争夺子女抚养权的5种方法和技巧